不生乔木

圈名是行止,叫我乔木/阿生都可以!
EB/all鹰(除探鹰)/狼队/黄笠沉迷中☆

【基鹰】Monster

我的天啊谢谢妹子!!!!!(狠狠抱住!)感情把握的还是很到位的!那种我想表达的绝望感都有体现出来!!!!我靠我现在好开心我感觉我已经炸成天边最大的烟花了呜呜呜呜

掌柜的同人堆放处:

*其他文不会鸽的


给 太太的(没有征得同意抱歉。如有不适立刻删除)!


不知道怎么艾特人。手书真好看啊呜呜呜。


请配合食用!


http://xingzhiissei.lofter.com/post/1e73a4ca_ef2e5db4


鸡血产物。欢迎捉虫。非常OOC!


 


Let me introduce myself


容许我介绍一下我自己


“你与众不同。”那柄权杖的尖端抵上他的胸口,看起来致命的武器却没有在碰触的刹那取走他的性命。


幽蓝色的荧光闪烁,黑头发的神祇露出一个笑容。



You didn't think I was done
你不理解我做了什么
Did ya
对吧?


冰冷。


他在坠落,眼前的一切都在远去。他还没有完全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失重感就将他的四肢拉扯,揉捏成一团,仿佛创生之初的塑造。无法抗拒的力量从泥潭中裹挟出不成样子的人形,夹着恶意与鲜血,狠狠地搅进脑子。


他的身体成为容器,那双被人称道的、属于鹰的眼睛被黑暗遮蔽。恍然间像坠入冰窟,看上去坚不可摧的冰面上赫然裂开的大洞将他拉入深渊,潜伏已久的怪物于不可知的恐惧中伸出利爪,层层盘绕上他的心智,他被毫无保留地撕扯开来。


连挑拣都成为不必要的工序,能力让膨胀的野心割去自己不喜欢的,填塞上自己需要的,造出与原主人完全不同的模具,灌注进令人青睐的服从与技巧。扯下羽翼的鹰隼没有资格哀嚎,要么装上全新的翅膀被人豢养,要么跌到地狱成为腐烂的尸骨。


造物的神笑起来,看呐,多完美的,属于我的东西。


“Hill,Barton特工叛变了。”



Well I just began having my fun
好吧我才刚开始享受我的乐趣呢
Baby
亲爱的


在囚笼中的神端坐于正中,半阖眼睛气定神闲,嘴角浅笑胸有成竹,令玻璃墙外看守他的特工分不清谁才是身陷囹圄的一方。


很快,很快他的问题将被验证。


爆炸、巨响、脚步声、怒吼声、枪击、惨叫,接踵而来的一切是被预演好的棋盘,名为Loki的神明高高端坐,除了偶尔参与其中留下一抹难以抓住的幻影外大多置身事外,安享混乱的快乐。


手臂使力,妄图伤害他的凡人被穿透,脆弱地倚在墙上放手一搏,那蝼蚁临死前的挣扎如此微不足道。不过Loki要承认,他还是有点吃惊。


于是他开始思考,重新投入到黑白纵横的棋局之中。


最好用的棋子,是一枚名为鹰眼的弓兵。


 


Some people live for attention
有些人为瞩目而生
Playing the victim
假装受害者
But baby
但是亲爱的
I was born to do the killing
我为杀戮而生


他是他亲手创造的棋子,重新打磨,精心雕琢。


鹰之眼如今被冰蓝色浸透,瞬息中弯弓搭箭,死神在他的手指之间。冰冷箭头的尾羽割裂空气,撕开血管,化身毒蛇,身披羽衣,为他的主人上演一出爆炸在观众席上的压轴戏。鹰眼穿梭于曾被他当做巢的钢铁中,箭无虚发,任凭温热的血液溅在冷酷的心上,任凭拥有灰绿色瞳孔的原主人在朦胧间嘶吼悲伤。


这是一场难得愉快的游戏,可惜,棋局唯一的缺陷是胜负不定,身为谎言之神,Loki深谙此道。


金红色的身影被搅进疯狂转动的扇叶中,可惜在盾牌刺眼的闪光下还是捡回了一条性命。窄小的牢笼此时正载着一位真正的神坠下,顽强的敌人并不容易杀死。绿色的大块头更是不定数,脆弱的卒子根本奈何不了他。


他们是闪耀的英雄,在光下熠熠生辉的战士。已经在冰霜与黑暗中沉溺太久的半神已经不会去羡慕,他有澎湃的野心,这一回合他只要把一个人拉进绝望,就算获胜。


他可能低估了红发特工对小鹰的影响力,更没想到失去了对这枚棋子的钳制,整个棋局开始动摇、崩塌,光中的人们让战争陷入一边倒的形势。


哦,但不要紧,他还没输。


裹挟着风的箭矢逼近,靶心是自傲的半神的眼睛,宣誓着来自凡人的力量和早已挑明的背叛。可惜运行的轨迹被截断,最强射手的箭没有命中目标,Loki偏过头,露出一个有礼的笑容,仿若致敬。


但射手的笑容却与那日控制了他的神那么相似。


“I never miss. ”


他在坠落,从未体会过的情感爆炸,半神乘上一条完美的抛物线,重重摔进千疮百孔的大楼里。再睁开眼睛时,蹲在最前面的弓箭手拉弓,锋利的箭头对准他的咽喉。


骑士将死了自己的国王。



I see how you are going crazy


我注视着你如何变得疯狂
Always thinkin' about me
永远想着我
Baby on the daily
亲爱的日复一日


    他的小鹰另外找到了归宿,在他的朋友中显得如此轻松愉快,和之前好用的杀人机器简直是天壤之别。


但谎言之神怎会放过潜藏在那双眼睛下冰蓝色的疯狂。


即使远离中庭,透过那些残留,他也能让心神靠近Clint。Loki看见他挣脱不开的梦魇,瞥见他远离关怀的脆弱,嘲笑他哀悼挚友的悲伤。神明在每一个夜晚低语,啃食他固执的坚强,为他眼中的混乱再添上一笔重彩。


在浓稠的恨意中记住我,舔那些永远也不可能愈合的伤口,在一举一动中都想起我的所作所为。我们是互相憎恶的恋人,是缠斗不休的伴侣,是互不相识的情人。



Feed me your negativity
用你的消极喂养我吧
Talk some more bout me


再多谈论些有关我的事


“你好。”


“嗯?我吗?我这周过得很好......不耐烦?当然了。这是你第四次问我同样的几个问题了,我前几次的回答也是这样。”


“......好吧,好吧,正常程序,我知道......当时,Lo,Loki在一片混乱中控制了我,一下子就发生了这种事我完全没时间反抗。”


“......那当然很难受。在那个过程中我不记得大部分的事了,只有痛感比较明显,除此之外我的头脑完全是不清醒的。”


“......哦,我不想要药物了,这几天我睡眠挺好的,我们还是继续谈谈你们弄没弄明白Loki是怎么做到控制别人的,以及我什么时候能继续出外勤。”


“......”


“我没有任何隐瞒。我可以走了吗?”



I know that you love me,love me
我知道你爱我你是爱我的


他当然没有任何隐瞒,除了那之后的噩梦。


鲜血和黑暗是每个夜晚的开幕式,空旷的舞台嘈杂,层层厚重的幕布被撕开,含着笑意的观众——同时作为参与者——走上台来,扯动手中的锁链,嘡啷作响的声音源头是被紧紧束缚的男人,手腕的红印触目惊心,脖子上的一圈青紫压迫着人的神经。


Clint看见,那是自己。


接下来是一出淫/靡奢华的双人剧目,肢体交缠,打响激烈的前奏。粗暴的爱/抚,让被碰触的需要直入骨髓;无力的反抗,是一幕剧一波三折的陈词滥调;隐忍的呜咽撩拨着人的神经,低声的呼唤成为动人的和声,打颤的神经伴随着作呕的快感;快乐牵动罪恶,黑暗侵蚀光,汗水流淌在流转的音符上,体内的毒突然爆发,引诱人登向极乐,曲目在高/潮的瞬间戛然而止。


“你爱我,我的小鹰,你爱我。”


他低语着谢幕词。



funny
有趣的是
How you think I'm bothered,know I'm nothing like the others
你竟会觉得我很烦人要知道我可不同于其他任何人


Clint喘息着醒来,本能让他第一时间发现了房间里不属于他的气息,床边上膛的枪支被握在颤抖的手里,对准了立于床尾的不速之客,稳健的手指却迟迟没有扣动扳机。


“愉快的梦境啊,小鹰。”


Loki抬起双手,在身侧一上一下半握,轻轻晃动右手,就好像是握着......


一条铁链。


“你他妈搞的鬼!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从我的生活里滚出去!”


支棱着的短发凌乱,愤怒横亘在Clint的双眉间,纯粹的表达中透出的不安与渴望让Loki甘之如饴。


“你居然要让我走吗?”他向前,“我这么好心......看看你的那群朋友吧,他们知道你那么痛苦吗?他们了解你的脆弱吗?或者说......他们知道你天天晚上喊着敌人的名字射出来吗?”


“你!......”可能是知道枪械伤不了Loki分毫,Clint扔下了武器,勾起嘴角决心要做一次负隅顽抗,透出尾音压抑不住的颤抖,“闭嘴你他妈算什么东西!你不了解我的朋友,你只不过是个罪犯,是被老爹和哥哥抛弃的可怜虫......呃!”


他被一道看不见的力量拉扯向前,磕在柔软的被子上,下一秒他被掐住脸颊,对上愤怒的狭长眼睛。


铁链碰撞的声音响起。


 


You shouldn't have messed with me caz I heard that you're afraid of monsters


不应该惹怒我的,因为我听说你害怕怪物


“Clint,Clint......你不该这样的。”游刃有余的声音浸在黑暗中,“你只不过是个让我饶感兴趣的蝼蚁,摧毁你那微不足道的尊严对我来说易如反掌。”


Clint灰绿色的瞳孔猛地缩小,他好像回到了被控制的时刻,那个被释放出的怪物正迫不及待地要将他拆吃入腹,他咬紧牙,控制住自己的颤抖。他还没忘记自己的身份,他还铭记着自己的战友,他还在疼痛来临前想方设法脱身。


但神只是将手中宣告所有权的链条握得更紧。



Are you ready for the monster monster
你准备好对付怪物了吗?


“你是我的,我不会让你轻而易举死去。”


蟒蛇吐着芯子,冰冷的身子盘在猎物脆弱的脖颈上。



Are you ready for the monster monster
你准备好面对怪物了吗?


“我永远不会属于你。”


被减去翅膀的鹰动弹不得,在巨蟒的缠绕下做着徒劳的挣扎。



Are you ready for the monster monster
你准备好迎接怪物了吗?


“你会是我的棋子,我的士兵,你的眼里只会有我。”


无毒的尖牙刺入,释放名为沉沦的毒液。


 


You ain't ready for the monster monster
你没有准备好对付怪物吧?


 

评论(2)

热度(70)